主页 > M一生活 >站在我「农民」的角度,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使用巴拉刈 >

站在我「农民」的角度,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使用巴拉刈

时间:2020-07-28 来源: M一生活 点赞: 368

终于又有农业议题可以让我出来刷存在感了,不然凤梨产季过后,我整个就边缘人。让我们放下一点点情感,多用一点点理性与专业,来讨论这个「万恶」的巴拉刈吧。

先说,站在我农民的角度,短期内,我举双手双脚赞成巴拉刈,长期来看,我希望可以有比巴拉刈更好的替代品。

巴拉刈,真的那幺「毒」吗?

这就端看从什幺角度切入,我知道大家反对巴拉刈的原因,就是因为「喝」下去是剧毒,几乎无药可医,而且痛苦至极。我身边也有认识的医生,处理过喝巴拉刈自杀的病人,据她的说法,看病人以那样的方式死去,永生难忘,甚至心里有阴影。

但是若以消费者食安的角度,巴拉刈反而是「安全」的农药,半衰期短,一个礼拜就能退药效,其他像是年年春、红龙、嘉磷塞之类的除草剂,在安全残留的考量上面,反而会更有疑虑。

那农民呢?

我敢说,绝大部分的农民,都是支持巴拉刈。我巴我骄傲,对农民来说,施用巴拉刈的成本较低,效果较好,更重要的是,不会在土地上留下太大影响,可以持续耕种下去,简直就是CP值最高的神药,而且「安全」──我所谓的安全是指巴拉刈是中性药剂,不是强酸或是强硷,不幸喷洒到皮肤上,赶快用清水沖洗就没事了。

农业要考量的层面很广,不只是单纯食物安全,还得考量到施用完,土地的残留会不会对后续耕种造成影响,巴拉刈可以在世界畅销超过一甲子,肯定有其道理。有人说,世界上有超过70个国家都禁用,这叫做话术,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条件;若这玩意真的那幺万恶,那为什幺美日等先进国家,都还继续使用?

若农民不用巴拉刈好了,伴随的生产成本增加,收购商跟消费者会买单吗?大部分都是还是价格取胜,最后又会恶性循环。

至于,为什幺巴拉刈会引发如此的讨论呢?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外行领导内行,政治凌驾专业。

在巴拉刈这个议题上,得提到两个人。

首先是已故的临床毒物科医生,林杰樑。身为台湾颇具名气的毒物科医生,他生前的遗愿就是禁用巴拉刈。我当然肯定林医师在医学上的贡献,也替台湾的食物安全有很大的贡献,在他的专业领域,他绝对是毋庸置疑。

但是,再怎幺专业的人士,也都有其盲点,他只看到自己的专业,却忽略了从别的专业角度去思考巴拉刈。农业,也是一门专业。

再来就是农委会主委,林聪贤。当初是他提出禁用巴拉刈的政策,而林前主委并没有什幺农业专业背景,农校毕业后,他的专业一直都在「政治」。

试想,一个具有崇高理想的毒物科医生,在他的毒物专业上,用了一辈子去反对巴拉刈,然后逝世。再辅以有人喝巴拉刈自杀后,媒体再用耸动渲染性的报导。最后,一个专业是「政治」的农委会主委,测到了社会风向,于是登高一呼禁止巴拉刈,成为救国救民救世主。

整个事件的脉络,大概是这样,无风不起浪,身为一个专业是政治的农委会主委,他不会平白无故去推动政策。他很清楚明白,什幺对他才是最有利的,整个社会的舆论,就是一窝蜂的把巴拉刈视为万恶。

重点还是回到管理

我有个种红豆的朋友,就是没办法承受这种社会舆论压力,试着各种转型方式都没办法达到经济规模后,原本20公顷的红豆田,只好转种其他作物。

请注意我说的「经济规模」,当他有20公顷的红豆田,他大可以导入科技,用无人机的方式喷洒,让环境、消费者、农民,三方面都受益。但是却因为社会舆论说「巴拉刈好可怕喝下去会死掉」,所以他就没办法继续使用巴拉刈,因而弃守红豆田。

我知道很多医疗同仁,都非常反对巴拉刈,因为他们看了很多因为喝了巴拉刈痛苦过世的人。从情感层面出发,我可以理解这样的思维,换成是我,大概也会觉得这世界上,为什幺会存在这幺邪恶的毒药。

但是,巴拉刈就像是医生们会使用的药物,在适当的管理施用下,对病人其实是有帮助,一切的问题都在于管理不良。如果因为痛苦不堪就禁止,那我在此宣布,我大台南国,全体国民都不准失恋,那种内心被掏空的感觉,让人更是生不如死。

今天会有那幺多人选择巴拉刈自杀,就是因为自杀界盛传它很有效。死意都那幺坚决了,当然是要选个媒体上说最有效的,不然要是死一半不就尴尬?谁会吃饱没事去喝巴拉刈。

所以,重点还是回到管理,请把农业当成一门专业去看待,农药的贩售、管理、喷洒,也是一门专业。

至于现在的农委会主委,陈吉仲,说真的,当初他上任,我内心是满开心的,跟老师曾经有过几面之缘,很肯定他的认真跟努力。听到他说自己的父亲因为喷洒农药身体产生状况,我内心也是感到不捨,因为我想到自己的阿公。上一辈的人,对于农药是没有什幺概念的,戴着口罩喷药对他们来说,除了闷热之外,还有可能被笑说是「怕死」,所以就用身体跟你拼了。

但是,一个政策的推广,如果诉诸太多情感层面,就无法回到正常的理性讨论。因为父亲喷药导致身体出状况,所以要禁止这只药,我想是有点因噎废食了。不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才更该趁这样的机会,把整个乱七八糟的农药系统,做一个好好的管理吗?

巴拉刈何其无辜,人心才是最恶毒

重申一次,如果今天政府成功研发出一只效果不会输给巴拉刈,喝下去又能强身健体的农药,那我当然双手双脚甚至小鸟都举起来支持政府。但现况就是,政府并没有办法提供更好的农药,现行的方法,对于农民来来说施作的成本上升,也会更费工,消费者也不见得可以买到更安全的食品。

因为管理不当,导致误食或是冲动性自杀,所以要去断了农民生产端上CP值最好的武器?我怎幺想都不太对,难道除了「禁用」之外,没有更好的方法吗?

若是想避免误食的问题,怎幺样透过源头严谨的掌控,交由专业的代喷农药业者去处理,透过系统性的方式,来避免中间一些人为的疏失,就像医院管理药物那般。

舆论凌驾专业,母汤阿母汤,巴拉刈何其无辜,人心才是最恶毒。

延伸阅读「妈的,我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。」无解药、落叶效果好,禁巴拉刈「医」「农」两样情都是进口惹的祸?「台湾之光」万丹红豆滞销、农会紧急求救

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猜你喜欢

番石榴PP滴生活|生活需要记录|新的生活体验|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